creep

就像小学自己一个人在家一想到六年级六班要分开 班级里面的每一个同学 就难受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的在家里哭
现在也是一个人都已经躲过了何柏超那样的搬家了 因为觉得很心疼的我的朋友 在那么小的年纪就一直搬家 因为觉得就是那种自己的东西给剥夺的感觉 然后就是 本来属于自己的又可以一瞬间失去的那种无力感 的确就像原本就是一件物品随时或者这件事物 随时都可以跟你无关联的失去或者结束或者离开你
这些年我已经躲过了初中高中石岩深圳搬家分手那么多事情了
广州也是躲过了熬过了那么多事情
本来就是是零零散散的 像是运气一样像是东零西凑的那种组合或者终于是万幸找到了这个电话住
我真的很害怕搬家 新的事物居住环境不可怕 吃什么也不可怕
可是的是那种陌生感跟失去跟丢失离去的感觉
这一次也会告诉以后的自己我曾经那么难受痛苦过
而且以后情绪主导我的时候无人分享的时候一定要用文字记录着 留着给以后的自己看
我活着就好像把自己比作星之卡比一样 一直都是开心的微笑着只有到死亡的那一刻才会让别人觉得失去的感觉
感谢熬夜的夜晚 晚安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creep | Powered by LOFTER